澳门皇冠

  • <tr id='6uX4GY'><strong id='6uX4GY'></strong><small id='6uX4GY'></small><button id='6uX4GY'></button><li id='6uX4GY'><noscript id='6uX4GY'><big id='6uX4GY'></big><dt id='6uX4G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uX4GY'><option id='6uX4GY'><table id='6uX4GY'><blockquote id='6uX4GY'><tbody id='6uX4G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6uX4GY'></u><kbd id='6uX4GY'><kbd id='6uX4G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6uX4GY'><strong id='6uX4G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6uX4G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6uX4G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6uX4G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uX4GY'><em id='6uX4GY'></em><td id='6uX4GY'><div id='6uX4G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uX4GY'><big id='6uX4GY'><big id='6uX4GY'></big><legend id='6uX4G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6uX4GY'><div id='6uX4GY'><ins id='6uX4G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6uX4G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6uX4G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6uX4GY'><q id='6uX4GY'><noscript id='6uX4GY'></noscript><dt id='6uX4G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6uX4GY'><i id='6uX4GY'></i>
                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篇故事 > 快遞疑雲

                快遞疑雲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09-10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 1。多出一串鑰匙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是一家公司的技術員。這天上班路上,他留意到自己身後跟著一個人。那人中等個子,手裏拿著一張報紙。王海堂發現:只要自己回頭看那人一眼,他就會故意用報紙把臉遮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前面的路邊有一片花壇,栽著茂密的冬青,王海堂有了主意。他故意回頭盯著那人看,那人果然用報紙遮住了臉,趁這間隙,王海堂鉆進冬青叢裏躲了起來。那人過來時,王海堂從冬青叢中伸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,然後彎著腰順著冬青爬到花壇背面,那裏有一條小道,沿小道,王海堂跑進了公司後門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進了公司,王海堂打開手機看剛拍的照片,照片上那人右臉上一塊紅斑格外顯眼。王海堂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裏見過他,可是怎麽也想不起來了。那人為什麽一路跟著自己呢?想了半天,王海堂也沒想明白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來到辦公室,開始工作。他要取一份文件,就打開背包找保險櫃的鑰匙,不料,從包裏摸出了兩串鑰匙,一串鑰匙是自己的,另一串鑰匙他卻不認識。這串鑰匙用的是粉紅色的鑰匙扣,顯然是女孩子的。王海堂翻過鑰匙扣一看,背面軟軟的透明矽膠套裏還有一張小小的照片,照片上一個女孩正燦爛地笑著。是她!王海堂的心突然怦怦亂跳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這張笑臉王海堂太熟悉了,這正是他暗戀的女孩。他們幾乎天天坐同一輛公交車上班,有時,兩人會心有靈犀地對視一眼。王海堂幾次想開口去打個招呼,彼此認識一下,可總是沒有勇氣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的鑰匙怎麽到了自己包裏?王海堂沈吟著,這時,那個“紅斑臉”浮現在他腦海中。原來是這樣!王海堂想起來了:早上坐公交車時,車上有兩個便衣抓小偷,那小偷就是“紅斑臉”啊!當時兩個便衣還搜了他的身,可惜沒搜出東西,只好把他放了。王海堂還以為是誤▓會,現在他明白了:一定是“紅斑臉”被便衣抓獲前,順手把偷來的鑰匙丟在自己包裏了——當時他就站在自己身後,還撞了一下自己呢。“紅斑臉”後來一直跟蹤自己,應該就是因為這個——他想要回這串鑰匙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想明白了這點,王海堂開始擔心起那女孩來,小偷要是偷她錢包也就罷了,可偏偏偷的是鑰匙,看來小█偷是想進她的屋,這不是更危險嗎?王海堂覺得有必要提醒女孩一下。可是她住在哪裏,王海堂並不知道。他又仔細看了看那串鑰匙,發現有一把鑰匙上裹著膠布,一面用圓珠筆寫著“化學所”,一面寫著“117房”。王海堂想起,每天上班乘坐的公交車有化學所這一站,就在他上車那站的前兩站,而那女孩也總是在他上車前就已經在車上了。王海堂猜測,女孩多半就住在化學所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下班後,王海堂就往化學所趕。那裏是一大片老舊小平房,是省化學研究所的舊家屬區,現在基本都成了出租屋。王海堂到了後,正準備打聽117房在哪裏,突然,他用余光掃到身▓後尾隨著一個人,正是那“紅斑臉”!他依然拿█著一份報紙,時不時地擋著臉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心裏一驚,快步拐進右邊的巷子,剛進巷子,他和一個跛腿大媽撞了個滿懷。王海堂正準備道歉,大媽朝他“噓”了一下,小聲說:“小夥子,我剛才在巷子裏看了好大一會兒了,發現有人跟蹤你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說:“是啊,就是我身後那個拿報紙的,大媽,你也看到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就一個?小夥子,你可別大意,跟蹤你的可不止一個,你瞧瞧,那邊那個,還有那個,那個……”大媽隨手點了遠處幾個人,王海堂一看,似乎個個都鬼鬼祟祟的。他大吃一█驚,正在想該怎麽辦,這時大媽說:“小夥子,你別怕,這不還有大媽嘛!大媽是好人,這樣吧,你往前走,走到頭,是個黑巷子,你在裏面躲一躲,我替你打個掩護,一會兒等他們走了,我再叫你出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一邊道謝,一邊往那巷子裏走,他還覺得挺幸運,可他剛走到巷子盡頭,就有一個麻袋從上往下地罩住了他,接著一根棍子狠狠砸在他頭上,他一下子暈了過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醒來時,已經是一個小時後,他摸了摸生疼的腦袋,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包裏的鑰匙,他料得不錯:鑰匙已經不見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2。女孩遇險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一骨碌爬起來,跑出那黑巷子,剛好看到一間亮燈的房前有個阿姨在擇菜,王海堂便問117房在哪裏。阿姨指著一個方向說:“往前走五排,那一排是111到120房,你自己去找117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往前走去,很快找到了117房。只見房門開著,裏面卻黑█洞洞的,沒有任何動靜。他心裏一沈:這一排房都沒怎麽亮燈,只有頂頭的那家有燈光,但離這裏很遠。這種環境下,那女孩要是遇到點意外,幾乎沒人能聽到動靜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心裏雖急,王海堂還是萬分謹慎地走到房門口,先大著膽子敲了敲門,問了句:“有人嗎?”沒人回應。他又問了幾遍,依然沒回應。他拿出手機,打開手電筒,往門裏照去,只見光亮所及之處,一片狼藉。他從門口慢慢走進去,不時踩到地上的臉盆、拖把之類的東西,很快,他被一個橫著的衣櫃擋住了█去路。正當他準備退回來時,聽到屋外有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響起。腳步聲很快到了門口,有人輕輕地“咦”了一聲,接著屋裏的燈亮了,伴隨著一個女孩子的慘叫:“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轉過臉來,看到在門口慘叫的正是他一直暗戀的那女孩。她一雙大眼睛瞪得滾圓,一張瓜子臉卻漲得通紅,她驚恐地看著屋裏的一切,等看到王海堂時,她又驚訝地張大了嘴巴:“你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趕緊走出房門向她解釋:“你別害怕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……”王海堂費盡口舌解釋了半天,一向口齒伶俐的他今天卻結結巴巴起來,最後女孩總算明白了。女孩今天加班,回來晚了,到現在她還沒有發現鑰匙丟了。等弄明白了情況,她害怕起來,突然就沒了主意:“那我……現在該怎麽辦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王海堂說:“你先進屋清點一下,看少了什麽貴重東西沒有,然後咱們報警。”女孩點點頭,進屋去清理了,王海堂也跟進去幫忙,只見屋內被翻得七零八落,衣櫃和抽屜都被掀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兩個人花了好一會兒才清理幹凈。女孩清點了物品,可是她發現,家裏居然並沒有什麽東西被盜,就連她夾在存折裏的、準備明天去存的三千塊錢都好好地放在那裏。小偷不是圖財,是另有所圖啊,可是他們圖什麽呢?王海堂讓女孩想想,這屋裏有沒有藏著什麽奇怪的東西,尤其是墻縫、墻角、桌腿等地方,可女孩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來。她說:“我租這屋已經兩年多了,要說有什麽奇怪的東西藏在屋裏,小偷不早就來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話不無道理,同時又提醒了王海堂,他說:“所以一定是最近的事!你想想,最近有什麽奇怪的▓事發生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想了一會▓兒,說:“要說奇怪的事情,那就是我錯收了一個快遞!”

                推薦內容
                熱點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