环亚国际官方网站网址

  • <tr id='DJxzx1'><strong id='DJxzx1'></strong><small id='DJxzx1'></small><button id='DJxzx1'></button><li id='DJxzx1'><noscript id='DJxzx1'><big id='DJxzx1'></big><dt id='DJxzx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Jxzx1'><option id='DJxzx1'><table id='DJxzx1'><blockquote id='DJxzx1'><tbody id='DJxzx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DJxzx1'></u><kbd id='DJxzx1'><kbd id='DJxzx1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DJxzx1'><strong id='DJxzx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DJxzx1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Jxzx1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DJxzx1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DJxzx1'><em id='DJxzx1'></em><td id='DJxzx1'><div id='DJxzx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Jxzx1'><big id='DJxzx1'><big id='DJxzx1'></big><legend id='DJxzx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DJxzx1'><div id='DJxzx1'><ins id='DJxzx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DJxzx1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DJxzx1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DJxzx1'><q id='DJxzx1'><noscript id='DJxzx1'></noscript><dt id='DJxzx1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DJxzx1'><i id='DJxzx1'></i>
                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國新傳說 > 傷心的陪嫁

                傷心的陪嫁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10-08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 1。送車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這天,武漢市的陶慧榮慷慨解囊,買回一輛轎車,準備作為女兒顏小淩出嫁時的陪嫁送給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顏小淩是陶慧榮的獨生女兒,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制藥廠做技術員。準女婿倪濤與女兒是大學同學,做著一份普通工作,收入不高,父母又在江西農村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起先,陶慧榮是不同意女兒和倪濤交往的,嫌他家窮,可架不住女兒再三堅持,最後還是同意了,但要求倪濤必須在武漢買一套房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倪濤和顏小淩拿出他們僅有的十幾萬元積蓄作為首付,按揭買下了一套三室兩廳的商品房。一想到女兒女婿也可以號稱“有房有車”了,陶慧榮就感到臉上有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轎車由銷售公司來人送到家後,陶慧榮打電話把這個喜訊告訴了女兒。顏小淩和倪濤急忙趕回家,看到這輛嶄新的轎車,兩人高興得手舞足蹈。顏小淩膽小,不敢學開車。陶慧榮把手一揮,爽快地說:“就由倪濤學開車,以後讓他給我們當專職‘車夫’。”說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國慶節長假,顏小淩與倪濤舉行了隆重的婚禮。聽見別人稱倪濤是“有房有車族”,陶慧榮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,感覺這輛車為自己掙足了面子。雖然這輛車花光了她與老伴多年來的積蓄,但她還是覺得值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婚禮一結束,倪濤和顏小淩就把收到的3萬元禮金全都拿去還了房屋裝修款。他們還欠著銀行15萬元貸款,準備過幾年苦日子,爭取在三年內還清房貸,然後再要個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小兩口這樣美好地憧憬著,沒想到私家車給他們帶來的麻煩▓卻接踵而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買車不久,油價便飛漲,倪濤每月再怎麽節省,汽油費也得五六百元,外加停車費█、保險費等五花八門的費用,平均每月光花在這輛車上的支出就不低於1000元,這對月收入不到3000元的倪濤來說,的確有些勉為其難。他每月還房貸就得1500元,養車後一下子就捉襟見肘了。妻子顏小淩又是個“月光族”,每月2000多元工資,除去生活開銷,就只剩幾百元了,還不夠她上美容院和買化妝品,小兩口時常為錢發生爭吵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更麻煩的事還來自嶽母,陶慧榮見以前的很多老同學家裏都有了私家車,她想,自己當年還是他們的領導,怎麽能輸給他們呢,買車送給女兒女婿,還不等於是自己有了車呀。因此,她三天兩頭地要倪濤開車帶她出門拜訪老朋友、出門遊玩,這無疑增加了養車的費用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為了節省養車開銷,倪濤變得摳門起來,除自己上下班和偶爾接送顏小淩之外,平時能不開車就盡量不開車,對嶽父母要用車,他也不再跑得那麽勤了。陶慧榮有幾次要用車,他都以工作忙為由推托。這下,陶慧榮對女▓婿有了看法,就向女兒投訴。顏小淩是個急性子,回家就與倪濤“開戰”。小兩口的矛盾就進一步加深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2。矛盾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清明節,陶慧榮要帶全家人回老家看望住在鄉下的父母。倪濤只好開車送他們回去。可來回600多公裏路程,光汽油費就耗費了280元;外加繳納各個站口的過路費、過橋費,送給顏小淩外祖父母和鄉下親戚的見面禮,回鄉下探親一次,就花去了他近千元,他心疼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陶慧榮過去當領導指揮人慣了,她根本不問倪濤,就對老家的親戚們大手一揮,當眾誇下海口:“只要你們到省城,我就派女婿開車陪你們玩兒,費用他包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倪濤聽了心裏很不舒服,感覺嶽母對他不夠尊重,太好面子了,如果這些窮親戚到武漢後都要他開車相陪,那豈不“賠得大”了!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一天,陶慧榮又想乘私家車回鄉下,倪濤一口回絕。顏小淩有些不解:“你的腦子是不是進水了?連我媽的話都不聽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倪濤理直氣壯地說:“我弄不明白,你媽從武漢回通山,既有汽車又有火車,沒什麽不方便的,為何非要我開車送呢?你知不知道,上次就因為送你們回老家一趟,我花了近千元。還有,我們單位競爭激烈,我工作壓力很大,哪還有精力總送她回鄉?你就不怕我出事故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顏小淩也能體諒丈夫的難處,但是母親要用車,做女兒的再難也得遷就,只得好言相勸:“我也知道我們目前的經濟狀況,但你也應該替█我媽想想,她已是60歲的人了,當了一輩子的幹部,坐公車坐慣了,沒車接送就覺得沒派頭,難道你就忍心讓她長途跋涉,自己搭車來回顛簸?再說,車是她老人家省吃儉用買來送給我們的,你送送她都不行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一提到車▓是嶽母送的,倪濤心中就窩火。以前沒車的單身日子,不知過得多舒坦;現在有了車,反而成了家庭累贅。他氣急敗壞地回敬道:“你以為你媽送給我們一輛車,我就得感激涕零?就該無條件服從?告訴你,我可不是你娘家人的車夫,任憑他們使喚!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見丈夫說得如此過火,顏小淩委屈得直掉淚,她毫不客氣地說:“姓倪的,你給我聽好了,我媽是看重你,才送車給你的,你卻把好心當成了驢肝肺。如果你認為這輛車使你不堪重負,就請你把車開回去,還給我媽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開回去就開回去,我早就不想開這輛破車了,看你們家誰有本事養這輛車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倪濤立馬把車開到嶽父母住的小區。顏小淩兀自上樓,對父母說:“做女兒的無能,養不了車,你們自行處置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陶慧榮萬萬沒想到,好心送給女兒女婿的車竟然被退了回來,這可不同於買件小商品,這輛車可是掏空了他們的家底了呀!再說,以後這車老停在小區沒人開,豈不讓街坊們笑話。她只得求女兒:“小淩,既然倪濤不願養車,你趕緊去考個駕照,這車以後就由你來開,好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顏小淩連連搖頭:“媽,您不是不知道,我連騎自行車上街都不敢,哪還有膽量開汽車?您就把車轉讓給別人算了。”陶慧榮一時也想不出好主意,只好收下車,將它暫且停放在小區花園裏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星期後,小區的保安員見這輛車長時間停在花園裏無█人駕駛,就找上門要求陶慧榮每月交300元,把車停進車庫。陶慧榮只得照辦。不久後,有關部門又來電話催她去繳養路費和車輛年審費,陶慧榮不禁也犯難了,她與老伴每月的退休金合起來不過3000元,如今這樣平均每月被車白白耗去幾百元,如何是好?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陶慧榮來到二手車市場打聽,得知像她那樣九成新的車在二手市場最多也只能按七折出售,賣個八九萬元。陶慧榮舍不得白白丟掉好幾萬元的購車款,只得打電話同女兒商量:“小淩,以後我和你爸幫你們出一半的養車費用,車還是像從前一樣使用,你看怎麽樣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顏小淩阻止母親說:“媽,私家車是個奢侈品,不是我們

                推薦內容
                熱點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