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威尼人斯娱乐网站

  • <tr id='bVLuu1'><strong id='bVLuu1'></strong><small id='bVLuu1'></small><button id='bVLuu1'></button><li id='bVLuu1'><noscript id='bVLuu1'><big id='bVLuu1'></big><dt id='bVLuu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VLuu1'><option id='bVLuu1'><table id='bVLuu1'><blockquote id='bVLuu1'><tbody id='bVLuu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bVLuu1'></u><kbd id='bVLuu1'><kbd id='bVLuu1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VLuu1'><strong id='bVLuu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VLuu1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bVLuu1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bVLuu1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VLuu1'><em id='bVLuu1'></em><td id='bVLuu1'><div id='bVLuu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VLuu1'><big id='bVLuu1'><big id='bVLuu1'></big><legend id='bVLuu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VLuu1'><div id='bVLuu1'><ins id='bVLuu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bVLuu1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bVLuu1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bVLuu1'><q id='bVLuu1'><noscript id='bVLuu1'></noscript><dt id='bVLuu1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bVLuu1'><i id='bVLuu1'></i>
                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國新傳說 > 罪惡深淵

                罪惡深淵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09-19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 我家的墻壁中,藏著一個死者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發現這件事情是在昨天,距我買下這間曾多次轉手的小公寓已經兩年多了,經過好幾道賣家的手,這公寓的過去已經不可考證,在這種老舊的社區,也沒有物業公司一說——一句話,沒有人能幫得了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我不能報警,甚至不能讓警察發現這件事情。但是,家裏墻壁裏有一具屍體,也不可能放著不管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這具屍體的軟組織已經腐壞得差不多了,並沒有什麽氣味,我決定今晚就把它處理掉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,我正在處理屍體時,門鈴突然響了。當我壓住怒火從貓眼往外看,發現門外居然是兩名警察!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定了定神,我打開了房門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認識這個人嗎?”帶頭的警官將一張照片推到我面前。我低頭看了看,這不是當初把房子賣給我的那個家夥嗎?警察找▓他幹什麽?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我吞了口口水,搖了搖頭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有他的消息,立刻聯系我們。”警察說著,朝我的住處瞟了幾眼,我的心猛地提了起來。所幸,他們並沒有做別的,就此禮貌地告辭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鎖上門,我靠在門板上的身體慢慢滑落下來,長出了一口氣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該死的……這房子經過很多次轉手,但唯有警察要找的這個人,最令我不安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,他已經死了!不出意外的話,應該早已在郊區的水庫中,被魚鱉啃噬殆盡才對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兩年多以前,我和朋友楊路合夥,從這個死者王駿手裏盤下了這間房子。我們都是窮光蛋,可出不起40萬——所以,我們聯手,殺了王駿,反正他妻離子散,孤身一人,死了也█沒人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不行,不行,我得冷靜,可現在已經不能找楊路了,還有誰能幫我?看來,只能找老黃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老黃”是個綽號,雖然跟他打過不少交道,但我直到現在也不知他究竟姓甚名誰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這次,我首先要弄清楚的事情,是警察為什麽會開始註意到已經死了的王駿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老黃對我的要求滿口答應,保證三天之內給我答復。打完電話,我嘆了口氣,有些後悔自己當初為▓什麽要除掉楊路了,要是他還在,多少還可以合計合計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我要隱瞞王駿、楊路兩條人命,還得搞清楚藏在家裏的這具屍體究竟是誰……千頭萬緒,我真不知該從何做起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郁悶之下,我起身出門,想要散散心。我一個人走在傍晚的小吃街上,喧鬧的人聲中,我靜靜地思考著這些問題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就是……彭揚先生嗎?”忽然有個小而細弱的聲音,從我身後怯生生地響起。彭揚?在叫我?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?”我回頭問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叫住我的是一個小個子的女孩,她臉上臟臟的,但是大眼睛靈秀可愛,長大了一定是個出眾的美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有個叔叔叫我把這個給你。”女孩把一個信封交到我手上,“他說只要說是楊路給你的,你就會明白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楊路?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我接過信封,陷入瘋狂的思索:是誰,誰在用這個死人的名字威脅我?而且,他怎麽知道一向宅在家中的我,會在這時候出來散步?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想到這兒,我朝小女孩過來的深巷死死望過去,黑黢黢的巷道裏,不知隱藏著多少秘密。

                推薦內容
                熱點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