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t365体育在线

  • <tr id='jC6DHv'><strong id='jC6DHv'></strong><small id='jC6DHv'></small><button id='jC6DHv'></button><li id='jC6DHv'><noscript id='jC6DHv'><big id='jC6DHv'></big><dt id='jC6DH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C6DHv'><option id='jC6DHv'><table id='jC6DHv'><blockquote id='jC6DHv'><tbody id='jC6DH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jC6DHv'></u><kbd id='jC6DHv'><kbd id='jC6DH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jC6DHv'><strong id='jC6DH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jC6DH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jC6DH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jC6DH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jC6DHv'><em id='jC6DHv'></em><td id='jC6DHv'><div id='jC6DH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C6DHv'><big id='jC6DHv'><big id='jC6DHv'></big><legend id='jC6DH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jC6DHv'><div id='jC6DHv'><ins id='jC6DH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jC6DH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jC6DH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jC6DHv'><q id='jC6DHv'><noscript id='jC6DHv'></noscript><dt id='jC6DH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jC6DHv'><i id='jC6DHv'></i>
                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讀者文摘 > 生活 > 深山咖啡店

                深山咖啡店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6-05-20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 夏天,又跑到高山上去,像是探訪老朋友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這道綿延意大利北境的阿爾卑斯山脈,被稱作“大天堂”,確有人間仙境的氣度。在山谷溪流邊紮營安頓下來,每天,便往四周深山裏走。山的夏裝色彩繽紛:翠綠的草坡,蒼郁的叢林,層層疊疊,村屋與路邊都盛放著鮮花,小店裏擺滿了羊皮、牛角、牛頸鈴、山果酒、奶酪、蜜糖。遊人不絕,有時使人忘了是身在深山呢!我們不禁嫌太熱鬧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這天,我們不去尋名川勝境,只是沿坡後一條旅遊指南上沒有提到的小路而上,途中也沒有遇到人。好曲折的山路啊,像纏山而上的繩索,小汽車似是旋渦上的小艇。好不容易上到山巔,靜靜的叢林間有個湖,然後轉進一條小泥路,更是崎嶇了。愈走愈窄,前面似是無路了。豈料,一轉彎,豁然開朗,寬闊無邊的斜坡上,滿是鮮花彩蝶,遠望環繞蒼郁的險峰,真是山外有山啊,圍繞著這個高谷,似是個巨大的窄頸酒壺。走啊走,直到“壺底”,再沒有車路了,只有幾間小石屋,似是牧牛人的居所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兩個大人、兩個孩子,背起輕便行囊,踏上屋後的羊腸小道,往山上走,愈是走得高走得遠,愈是感覺到人的渺小。遠望常年積雪的山峰,時間似乎也凝固了。可是,時間仍流逝著,轉眼又近黃昏,我們再下到“壺底”處,往那幾間小屋附近走去。咦,竟然有間小小的咖啡店,在此荒野無人之地,頗叫人訝異。走進去,厚石室裏有幾張笨重的木桌椅,墻上懸著幹花木杖,充滿濃濃的深山氣息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沒有人。我們正要在一角的桌邊坐下,忽然見到桌上放了本書。一看,竟是黑塞的《鄉愁》!我差點兒沒嚷起來,這本曾使二十歲時的我神魂顛倒的書,儼然有點兒舊情人的意味,久已沒想起來過了,連黑塞的作品我也已多年沒再讀過。在這兒,人跡罕至、牛羊野花之地驀然遇見,真是意外。一個眉目俊朗的青年走過來,笑了笑,匆忙地拿開了書,怕占了桌上的位置。我沖口而出█說:“我很喜歡這本書。”他聽懂了這句法文,答道:“我也是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他的法文很有限,只勉強明白了我們要的█飲品,然後他想跟我說什麽,意大利文我不懂,他只有笑著走去取飲料,然後坐到旁邊的長木凳上,那兒擱著個木吉他。呷著冰涼的桃茶,莫名地很快樂。這麽個偏僻山嶺,有個陌生的年輕人在享受著一份我曾經心愛的寶藏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這時,有一男一女兩名年輕人走進來,還以為是客人,原來是店主的朋友,在一角叮叮地彈起吉他來。女孩是初學的,拙嫩的音符像是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小精靈,探頭探腦地跑出來,躍滿一室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然後,又有個稍胖的少女進來,仍是他們的朋友。她坐在長凳那邊,只一會兒,卻走到我們的桌邊,指著小淮的胸前,笑盈盈地說:“泰澤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小淮戴著條項鏈,墜子是只張開翅膀的白銅和平鴿,有點兒像十字架的形狀,是年初她到泰澤度周末時帶回來的紀念品。那是法國中█部一個小村莊,是推動天主教和基督教等聯合運動的大本營,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,尤其是充滿理想的青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在幾年前也去過呢!”胖少女拼湊起幾個法文詞,使我們明白了她的意思。看到這只和平鴿,她像是很興奮,相信泰澤那種開放而特別的氣氛,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猜她是很高興遇到有同樣經歷的人,嘰裏呱啦地說了許多話,我都聽不懂,只見她老█是笑嘻嘻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坐了一會兒我們便得離去了,結這麽簡單的賬,他們也要看價目表,像是很不習慣,相信是因為顧客▓實在太少吧。他們齊聲跟我們道別時,竟有點兒像朋友了。走出去,背後又傳來叮叮當當的吉他聲,在寂靜的山間讓人覺得特別空靈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一面下山,一面談論著:這幾個看似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,選擇到這樣的深山中開設這麽一個情調迷人的店,伴著書與音樂、和平與理想,一天中也不知可以賣出多少杯咖啡,卻沒有減少他們的歡笑聲,這是多麽不食人間煙火的境界啊!這幾個拋棄了現代文明,投入大自然懷抱的年輕人,使我們這些沖不出塵網的人羨慕不已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實在太喜歡那個壺形高谷了,隔兩天我們再次前去。行了半天山路,黃昏時又經過那間小咖啡店,便進去喝杯冰茶。沒有吉他聲,裏面空無一人。才坐下,有人從後室推門進來招呼,是個中年胖子,腮邊一抹青灰的胡楂兒,有點兒邋遢。這兒太荒涼了,讓我產生一種錯覺,以為山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,年輕人在兩天間添了二十歲?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吃晚飯嗎?”他問道。煞是奇怪,還不到六點,誰要吃晚飯?叫了飲品,他懶洋洋地端了過來,又垂頭喪氣地走到門邊,呆看著無盡的野花草。小室裏靜寂的氛圍壓著人,我坐了一會兒便要離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隨口對那個人說:“這兒真清靜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他懂法文,憤憤地答道:“太靜了,這種地方,鬼也不多來一個。”我呆了呆,只聽他又氣沖沖地說:“本來電視臺說會派外景隊來拍攝這兒的風景,介紹給大眾,便會有很多人來。豈料他們沒有這樣做,連旅遊指南書上也不見提到一句,誰會摸到這兒來?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正因這樣,此地才保存了清新自然的風貌啊……這句話,才上到喉間一半,便被他怒目睜眉的神色嚇得吞回肚中了。相信他跟人談話的機會不多,越說越起勁:“我打錯算盤啦,好辛苦積到錢來投資這小店,以為找到寶,竟是血本無歸!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他才是店主!不禁問道:“前兩天我們來過,見到幾個年輕人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他唉聲嘆氣地說:“那是我的侄子和他的朋友,來這裏度假的,已經走了。那天我有事下山,他代我看店。唉,看到別的山谷裏,都是生意興隆的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回程的路上,靜靜躺滿一地的松子、無邊的野花,竟好似也染了店主苦澀的神色。有人的地方便有人間煙火,高山深處也不例外啊。書聲、樂聲、和平鴿,都只是我們這些愚蠢的城市人一廂情願的念頭。深山的咖啡店,一點兒也不浪漫,我只能嘲笑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推薦內容
                熱點內容